ChenYi@Tokyo

老站请访问www.chenyi.org/blog/index.php

无奈。

学校宿舍的申请结果出来了。我没有的。感觉很无奈。


在脚骨折以后去留学生课签名时教职员看见我以后说如果经济困难,需要什么支援的话就讲。

我告诉他们我花了很多医药费而且还不能打工,并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打,还没有入学金和学费的减免,我需要一个便宜的宿舍。他们说学生宿舍可是申请时一定要申请。我申请了,但是,结果还是这样。


结果出来以后,我就到留学生课询问说怎么回事。一个可能是职位比较低的教职员告诉我说,可能那些人比我经济更困难,更需要援助。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判断一个脚严重骨折,花了很多医药费,3个月没有打工,而且可能还要继续3个月不能打工的学生是不需要一个便宜的宿舍的。

我很无奈问她有没有校外的比较便宜的宿舍。她告诉我说在另外一个地方有一个便宜的一个月房租3万日元。

我告诉她房租确实比我现在便宜1万日元,但是需要入馆料3万日元。如果在算一下清扫费和搬家费的话,其实和我现在住的房租几乎没有两样。

她就说因为不知道明年能不能申请到。如果申请不到的话,这个地方还是很便宜的。

我就问他从那里到学校大概多长时间。她告诉我需要30分钟。

我很温柔的问她:“你觉得我这条不方便的腿可以骑30分钟自行车来上学嘛?

她停顿了一下说:“是有点困难。”然后告诉我说这件事不和上面的人说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需要和上级沟通一下,但是不要让我抱太大希望。

我无语了。只能说了一句拜托了。

我来日本7年了。在最初的3年在一个私立大学。在那个学校我也被生活强奸多次。

但是这次应该是留学生涯中最严重的一次。

并不是说因为我没有申请到宿舍而不满。

我只是觉得那位美丽大方的,地位比较低的教职员的接待方式,和我对话的内容,她判断事物的能力,以及例行公事一样的面孔和谈话实在让我不快。

哪怕她只是虚情假意的说一些,比如你的脚骨折了怎么还会没有申请到,或者是我会把你的情况转达给上面领导之类的话。

这样,我也不会这么不爽。


同学们都说让我再争取一下。我也会做好思想准备再找学校理论一下。


这就是生活。

(169)

发表评论